新西兰奥大孔子学院中文教师感言中新教育差异

2020-10-20 03:01 admin

  中新网5月26日电 据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援引NZ华新社消息,由中国国家汉办派往新西兰奥克兰大学孔子学院的第2批18名中文教师之一的黄魏超老师,被安排在奥克兰西区的纽林小学专为孩子们教授和辅导中文,在来到新西兰仅短短的3个多月的时间,她不仅为向海外传播中华文化做出了自己辛勤的努力和贡献,出于职业的责任感,她还特别关注研究新西兰当地的特有的教育方式,并从中找出一些是否可为中国小学与中学教育方式能之借鉴之处。

  据黄魏超介绍,他对新西兰教育方式的亲身体会是在华师大培训的时候,奥克兰孔院的院长以及之前去过的学姐都介绍过新西兰的教育情况,说是非常注重学生全面发展,提倡快乐学习的地方,来这边(New Lynn Primary School 和Kelston Girls’ College)工作3个月以及在Glenfield Primary & Intermediate & College参观学习,感触还是很深的。

  黄魏超工作的地方是奥克兰西郊的New Lynn Primary School 和Kelston Girls’ College,虽然可以说东西方是两种不同的教育系统,没有什么可比性,但是,不得不承认差距还是有的。

  首先说说小学,就像黄魏超上传的那张小学课堂的照片一样,教室五彩缤纷,窗上,墙上贴满老师与学生共创的作品,有的是孩子画的画,有的是学生的家庭照片,有的是学生优秀的作业,看得人眼花缭乱,上课期间,老师和学生有很长的时间是坐在地毯上“促膝长谈”,学生只要举手示意便可上厕所或者随意走动,如果学生太过活泼,老师和其他学生便可要求那个淘气鬼坐到单独的面对美景的pod中“面壁思过”,直到他恢复平静才可回到大家中一起学习。而在中国,享受那样的快乐最多就幼儿园那两年吧。

  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good girl, good boy被这边的老师这边用的很普遍,身为老师的黄魏超也经常如此表扬自己的学生,有一次以为老师问自己用中文如何说good girl, good boy时,黄魏超居然语塞。

  黄魏超认为,这表面功夫要好好向洋人学一学,即使上课上了N久,孩子就学了个皮毛,还是得扯着脸拉着笑容说“good boy, well done!!”而不是在中国,已经取得很大的成绩,家长老师还觉得远远不够。孩子嘛,何必过早地摧残他们,让他们活得开心一点吧。

  新西兰的中学也和小学差不多,只是教室的桌椅变高了,颜色没有小学那么缤纷多姿,但仍然是赏心悦目,每一个小的角落都会看到老师和学校的用心良苦,比如,老师的桌上(班主任的办公室就是在教室里,时时刻刻和孩子们在一起)有一个类似宝藏盒的BOX,问其原因,是每周5让孩子们在纸条上写别人做的好事,然后放在BOX里,老师在周一的时候会打开盒子,当众念好人好事,被念到的孩子可以在那一周有10分钟的FREE TIME——随时离开教室出去溜达。

  最后是高中,黄魏超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叫college…但是里面的学习内容却真的和中国的college是一样的,他们在学校的选修课有烹饪课,裁缝课,摄影课,IT课,汽车课,造船课,平面设计课,跳舞课,乐器课,木工课……他们几乎不学理论知识都是实战课,所以每一门课都有一两个设备齐全的教室,那些仪器是很贵,但是孩子们学到的更多。而且有些回报率是很高的,比如说造船课,学生自己造船的模型和一艘完整的船,然后下海,如果好的话就送到厂里生产,得到的效益一部分就会捐献给学校,真是双赢。有些是从小学就开始学,比如cooking, hard technology,怪不得人家人人都会做木工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